诗词名句

《父子大学》

夏日临窗,翻书听雨,也是赏心乐事。不知何故,雨天的经历总是记得真真切切,有些非常遥远的事,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。

《父子大学》

衣架上挂着的那把伞,和我小时候用的油纸伞形状很像。那把伞,伞面上画着断桥边许仙送白娘子上船的故事,和我的蓝色高筒雨鞋,是母亲带我在车站口百货公司一起买的,当时,我想要黑色的雨鞋,不是大,就是小,都不合脚,只好买蓝色的。那天,上午还有太阳,天近午时,突然下起了雨,父亲说:“穿上你的新鞋,给你妈送伞去。”我高兴极了,打着新伞,穿上新鞋,走街过巷,那些没有雨鞋穿的孩子,或是躲在门楼下,或是戴一顶草帽,挽着裤腿光着脚在街上玩,他们羡慕地盯着我的伞,我的鞋,哗,哗,我故意淌水走路,展示我那双漂亮的雨鞋,我看见他们眼里露出嫉妒的目光

《父子大学》

从这个角度看,父亲的愿望实现了。一九七六年十二月招工,我们那一批一千五百多人,领导要给公司机关充实新人,他们把写字和文章好的人分到了科室。我拿着一张招工表从陕西到河北报到,七天后就进了办公室,所凭借的正是父亲十几年手把手教出来的文和字。

《父子大学》

他把这本书发给我母亲,让她读懂以后讲给教友们听。后来我才知道,这本书是一个叫亚罗斯拉夫斯基的苏联人一九二二年写的,当时出版这本书的目的是为了“帮助一些正在摆脱牧师们捏造的谰言的迷惑和奴役,以及摆脱宗教偏执性的民族仇恨的人,完成他们艰苦的‘历程’”。

《父子大学》

成家后,有了儿子,要赡养老人,又要买书,经常人不敷出,有时候因为多买了一套书,到了月底一个多星期没钱买菜,师父知道了,把她家地窖里存的土豆送给我。别人家早就有彩电了,我家连黑白电视机都没有,直到孩子上二年级才买的电视机,可那时我已经买了三千五百二十六册书,工作十三年,平均一年买二百七十一册。多艰苦的日子,我们都能过,坐拥书城,我们觉得非常富有。享受这份闲情与自在,感恩父亲的教诲。

《父子大学》

学习班要人人过关,谁认识到了宗教这种“精神鸦片”对自己的毒害,交出《圣经》和《赞美诗》,保证今后不去做礼拜,谁就可以回家,否则就要天天来学习。这办法很灵,教友们或有工作,或有家务,女人家里还有孩子和老人,哪有时间天天耗在学习班?就这样,没过多久,曾经是虔诚的教徒陆续都变成了“无神论”者。

《父子大学》

他又拿来一本《圣经是怎样一部书》让我母亲给大家念:圣经编者是不考虑这些问题的。要知道,牧师们教导说,详细询问上帝的秘密,追究上帝的秘密,是一种罪恶,应当盲目相信。教会人士还亲口说:“主啊!我相信,帮助我这个缺乏信心的入吧。”“主啊,我相信,虽然我预先就知道这是胡说八道。”